五角大楼正在敦促美国电信设备制造商携手合作,向本土竞争对手开放各自技术,美其名曰“开源5G”,以提供可以替代华为(Huawei)设备的本土产品,业界认为这是美国打压华为的新手段。

美国国防部(DoD)负责研发工作的丽莎•波特(Lisa Porter)已促请美国公司开发开源5G软件,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在向潜在竞争对手开放自己的技术,但美国国防部威胁称,如果美企不这样做,它们就有被淘汰的风险。

5G设备企业可能不愿意开源

华为目前在5G领域占据优势,截至今年上半年,美国所有企业的5G核心专利总数,都没有华为一家来得多。根据《金融时报》12月22日的报道,届时美国电信运营商可以任意选择网络设备,无需一刀切采用某一家公司的定制产品,而是直接从美国电信设备商中购买现成的硬件。

《金融时报》认为,美方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要求美国企业向潜在竞争对手开放各自的5G技术。此举将威胁到美国最大的电信网络设备供应商思科(Cisco)或甲骨文(Oracle)等美国公司。

但Porter警告,如果美国企业拒绝开源5G技术,将影响美国市场的5G网络普及,落后的公司就有被淘汰的风险。

“那些拖累市场的因素最终将会出现。就像历史趋势一样,最经典的是柯达(Kodak),它发明了数码相机,但却没有加以利用。” Porter表示,应该让市场来决定谁是赢家,市场将做出决定。

为打压华为,美国政府近期花招层出。除了拟定“实体清单”外,特朗普政府在上周又被曝拉拢美国企业签订所谓“原则性文件”,要求后者承诺不再购买华为等中国企业的设备,但遭行业代表拒绝。详细请参考电子工程专辑报道《美科技公司拒签最新反华为协议》美国政府还考虑为支持开源5G 技术的公司提供税务优惠,建立多产业技术联盟与华为抗衡。不过虽然美国政府已经与 Oracle 以及 Cisco 等美国网络企业商讨进入 5G 设备市场的可能性,但这些企业都已经拒绝。目前只有欧洲的诺基亚(Nokia)、爱立信(Ericsson) 和中国的华为、中兴有能力生产 5G 网络设备,美国厂商则只有生产终端产品,因此市场上难以与拥有覆盖整个5G网络所有环节产品和技术的华为抗衡。

今年10月,美国政府还曾考虑给诺基亚和爱立信提供资金,企图以这种方式壮大华为竞争对手,挤走华为市场份额。但诺基亚和爱立信拒绝了这个提议。

开源5G,有没有得搞?

其实美国国防部并不是第一个提出要做开源5G的,将5G开源也并非一无是处,至少大部分运营商对此是有需求的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曾表示,愿意把华为的5G技术授权给其他业者。

但如果要实现这一目标,5G核心需要由软件定义的开放式数字基础架构,该基础架构应利用数字技术(例如基于云的网络和软件定义的网络可编程连接)的优势。

今年9月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一场峰会中,西班牙西班牙电信全球首席技术和信息官恩里克·布兰科(Enrique Blanco)表示,开源的关键是要让不同的供应商,为5G核心提供不同的组件,以充分利用5G的全部服务潜力,这意味着没有一个供应商或国家可以控制5G。 据悉,西班牙电信运营商最高级的技术主管已经确定,西班牙建立5G核心网络不会仅使用一家供应商,他们认为传统构建核心网络的方式,让关键基础架构和服务过于依赖单个供应商,增加了风险。

Enrique Blanco认为,服务提供商在建立5G核心网络时需要考虑三个因素:开源、网络切片和安全性。

其中关于开源的话题,德国电信公司(Deutsche Telekom AG)副总裁Franz Seiser将开放源代码描述为5G的游戏规则改变者。他认为,一家供应商提供的软件较少,开源可以缩短功能周期,让供应商能够一次专注于一种软件。

Enrique Blanco认为,开放式RAN计划除了能通过升级达到5G来节省资本支出外,还可以促进爱立信、华为和诺基亚主导的网络基础设施供应商领域的竞争和创新。他在主题演讲中说:“5G网络必须可编程。因为我们需要监控客户数据功能的巨大提升,该网络需要开放以便运营商获得所有这些功能。”

英国电信网络战略总监Paul Ceely回应了对开源的需求,他认为,为了应对5G带来的来自不同垂直市场的数据流量的增长,核心网络需要大量的灵活性。这些垂直领域的全部范围仍然是大多数人所不知道的,因此该平台需要非常灵活,以允许在未来10年中需要它们的新应用程序。

意大利电信数字和生态系统创新高级副总裁露西·隆巴迪(Lucy Lombardi)表示,在5G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后,运营商需要有效地优化投资策略,而开源则必须成为实现此目标的重点。

四大5G设备厂商各有千秋

从目前来看,全球较大规模的通信设备商不超过10家,除了华为、中兴、爱立信、诺基亚四大设备商外,还有三星、NEC、思科等。在4G时代,已经形成华为、中兴、爱立信、诺基亚四大设备商占据第一梯队的市场格局。5G时代,四大设备商格局能否持续?

5G大约从2014年起进入媒体和市场研究机构的视野。2017年来随着5G NSA和SA标准冻结,技术走向成熟,5G设备纷纷面世,2018年以来,一些机构开始对设备商的产品技术进行评价。从评价看,四大设备商可谓各有千秋。

Strategy Analytics曾经对华为的设备性能、产品组合完整性、标准贡献、研发投入和交付能力等方面进行了全面评估和比较,指出华为处于领先优势。Strategy Analytics认为,爱立信与诺基亚主要聚焦支持毫米波的基站开发,以尽量满足美国市场的需要,在这个领域该两大厂商的优势要明显一些。

根据GlobalData在2018年底发布的报告指出,爱立信早在2015年即率先推出了针对5G 演进的新RAN产品组合,随后加入了 ERS 高容量基带单元软件“Plug-Ins”,以及推出超大规模 MIMO等无线硬件。爱立信的弱项主要是Cloud RAN和 MEC。

诺基亚在2016年发布了“5G-Ready”AirScale 基站,并一直在努力传播 AirScale 及其传统基站 (Flexi Multiradio 10)的价值。诺基亚最早推广MEC技术,其Cloud RAN的产品组合也比较全面,但在大规模MIMO的商用化上比较缓慢。

对于中兴,Global Data表示,中兴是最早提出Pre5G概念并大力推进其演进的厂家,中兴在5G核心技术大规模MIMO上的商用能力领先于大多数竞争对手。同时,中兴具备5G端到端解决方案提供能力,产品系列化和全场景化方面是其传统优势。在芯片方面,中兴的基带和数字中频等自研芯片也已经发布到了第三代,从指标上看在性能、集成度、功耗等方面领先。

根据咨询机构Dell’Oro今年一季度数据,华为在通讯设备领域的市场份额为28%,爱立信以27%的份额紧随其后,诺基亚手握8%。美国企业不在第一梯队。此外根据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最新报告,截至今年9月,全球5G SEP必要专利中,华为凭借高达3325件申请量占据绝对制高点。

对于华为5G专利全球领先这件事,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鲁勇曾表示,这是必然结果,因为去年华为在研发领域投入了1000多亿人民币,研发资金超过了英特尔和苹果。 鲁勇透露,华为手握的5G专利占全球总数20%,而美国的所有企业的5G核心专利的占比不到15%。